代孕妈妈

代孕妈妈的心酸,谁为我7个月双胞胎买单

作者/来源:代孕妈妈   发表时间:2017-4-14 23:46:20

“我生下早产儿,现在中介和雇主都不管我,我出不了院。”昨日(28日),代孕妈妈小丽(化名)向南都记者(微信公众号:nddaily)求助。

  她于3月24日在广州市花都区妇幼保健院(胡忠医院)诞下一对双胞胎早产儿,早产儿未脱离危险期仍在治疗,她不仅代孕佣金未拿齐,还垫付了3万元急救费,因入院信息和实际不符无法顺利出院。

做第四次手术怀孕成功

  昨日上午记者在医院见到小丽,刚产下双胞胎男婴的她,脸上没有喜悦,反而心事重重,身边没有家属陪同。

  小丽自称今年38岁,是云南人,原本在花都区一家吉他厂上班,月薪3000元左右。2015年通过朋友介绍,她认识了代孕中介潘姐,“做代孕妈妈来钱快”。

  小丽介绍,潘姐和她口头协议,做代孕妈妈可获佣金15万元,另外孕期每月可获工资和保姆费3200元,她从工厂辞职,专心做起代孕妈妈。

在潘姐授意下,从2015年到2016年,她一共做了4次受精卵移植手术,但前3次都怀孕失败。每次做手术前,潘姐会带她去一家私立医院体检,体检合格后,再前往一处隐秘地方,由私人医生进行受精卵移植手术。

  “做了4次手术,去了4个不同地点。”小丽说,已记不清具体地点。

  2016年9月14日,做第四次受精卵移植手术后,小丽成功怀孕,成为一名代孕妈妈,雇主是来自佛山的一对夫妻,更多信息她并不了解。

  小丽搬到出租屋和朋友住,潘姐的助手叶子会定期带她去产检,每月会把3200元工资和保姆费给她,佣金在产前支付了约5万元,剩余部分则在她产后再付清,“给我的都是现金”。

  早产后遭中介和雇主嫌弃

  小丽称,上周四(3月23日)深夜,羊水破了,潘姐将她送到花都区妇幼保健院(胡忠医院),为方便雇主何小姐以后为孩子办出生证明,她在产妇信息那都按何小姐的信息填写。

次日(24日)凌晨5时许,小丽生下一对7个月的双胞胎男婴,双胞胎被送到保温箱救治。

  小 丽称,医生说孩子需急救要交3万元,潘姐不知去向,她自己垫付了这笔钱。小丽表示,得知是早产儿,中介和雇主都对她不管不顾,潘姐承诺产后的佣金迟迟未打 到账上,打电话讨钱时对方百般推脱,并将早产责任推到她身上,称其“没有完全完成代孕任务”,能否支付足额佣金给她,要看小孩的身体情况及后续治疗费用。她致电给雇主何小姐,对方反问她“7个月大的孩子能要吗”。

  小丽表示,听医生说她的信息和当初入院填写的不一致,而且早产儿在保温箱治疗的后续费用高昂,预计要十万元,因此她没法顺利出院。

  “我后悔死了!”小丽懊悔地说,她现在只想拿回“我应得的钱”,出院后“再也不做代孕妈妈了”。

  昨晚发稿前,记者再次联系小丽,她称已收到代孕中介支付的佣金2万元,剩下的会在这两天付清。“我暂时不出院,要看看中介给不给我佣金再决定是否出院。”她说。



刚刚从北方来到广州,因为经济困难,想做代孕妈妈。该主管告诉说,按照记者的情况,可以享受最高的待遇,拿到代孕费用14万元。如果确定做代孕妈妈,“就要住到我们公司来,吃住都由我们负责。”


刚刚从北方来到广州,因为经济困难,想做代孕妈妈。该主管告诉说,按照记者的情况,可以享受最高的待遇,拿到代孕费用14万元。如果确定做代孕妈妈,“就要住到我们公司来,吃住都由我们负责。”


在这次暗访代孕妈妈大本营的过程中,记者总共见到了7个正在代孕或者有意向代孕的女子。记者发现,这些女子大多是外地人,多数离异,代孕的目的也是希望能获取金钱改变自己的生活。这与代孕网上吹嘘的对代孕者有严格要求有点不大符合。